十二種語言選擇
文章分類
文章回應
發佈訊息
我的好友文章網誌
小提醒: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畫與詩:高雙玉-花鳥系列VS唐.白居易-惜牡丹花二首
2016-12-15 02:01:51

惜牡丹花二首

 

作者 .白居易

 

 

 

 

 

 

翰林院北廳花下作

惆悵階前紅牡丹,晚來唯有兩枝殘。

明朝風起應吹盡,夜惜衰紅把火看。

新昌竇給事宅南亭花下作

寂寞萎紅低向雨,離披破艷散隨風。

晴明落地猶惆悵,何況飄零泥土中。

 

 

 

 

 

翻譯參考

    惆悵地看著台階前的紅牡丹,傍晚到來的時候只有兩枝殘花還開著。心想明天早晨大風刮起的時候應該會把所有的花都吹沒了吧,於是在夜裡我對這些殘弱卻又紅似火的花產生了憐憫之心,拿著火把來看牡丹花。

  暮春時節冷雨蕭瑟,牡丹花萼低垂,花瓣紛紛飄落,隨風飛散,再也沒有人來關心她寂寞淒涼的處境。縱然是天氣晴朗,殘花落地還是覺得惆悵,何況在風雨之中,飄零在污泥爛土之中更覺得慘不忍睹。

 

 

 

 

 

 

 

 

 

 

賞析參考

    在群芳鬥艷的花季里,被譽為國色天香的牡丹花總是姍姍開遲,待到牡丹佔斷春光的時候,滿春花事已經將到盡期。歷代多愁善感的詩人,對於傷春惜花的題材總是百詠不厭。而白居易《惜牡丹花二首》卻在無數惜花詩中別具一格。

 

    人們向來在花落之後才知惜花,這組詩第一首卻一反常情,卻由鮮花盛開之時想到紅衰香褪之日,以「把火」照花的新鮮立意表現了對牡丹的無限憐惜,寄寓了歲月流逝、青春難駐的無限感慨。

 

 

 

 

 

 

 

  全詩雖然只有短短的四句,但文氣跌宕回環,語意層層深入。首句開門見山,點出題意:「惆悵階前紅牡丹」,淡淡一筆,詩人的愁思,庭院的雅致,牡丹的紅艷,都已歷歷分明。「惆悵」二字起得突兀,造成牡丹花似已開敗的錯覺,瞬間將讀者帶入惜花的惆悵氣氛中。第二句語意一轉:「晚來唯有兩枝殘。」強調到晚只有兩枝殘敗,這時讀者才知道滿院牡丹花還開得正盛。「唯有」、「兩枝」,語氣肯定,數字確切,足見詩人賞花之細心,只有將花枝都認真數過,才能得出這樣精確的結論,而「唯有」如此精細,才見出詩人惜花之情深。

 

 

 

 

 

 

 

 

    這兩句自然樸質,不加修飾,僅用跌宕起伏的語氣造成一種寫意的效果,通過惜花的心理描繪表現詩人在黃昏時分於花下流連忘返的情景,情篤而意深。

 

  既然滿院牡丹只有兩枝殘敗,似乎不必如此惆悵,然而一葉知秋,何況那還是兩枝。詩人從兩枝殘花看到了春將歸去的消息,他的擔心並非多餘。「明朝風起應吹盡」,語氣又是一轉,從想象中進一步寫出惜花之情。明朝或許未必起風,「應」字也說明這只是詩人的憂慮。但天有不測風雲,已經開到極盛的花朵隨時都會遭到風雨的摧殘。一旦風起,「寂寞萎紅低向雨,離披破艷散隨風」,那種淒涼冷落實在令人情何以堪。但是縱有萬般惜花之情,也不能拖住春天歸去的腳步,更不能阻止突如其來的風雨。古人說:「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古詩十九首》)那麼,趁著花兒尚未被風吹盡,夜裡起來把火看花,也等於延長了花兒的生命。何況在搖曳的火光映照下,將要衰謝的牡丹越發紅得濃艷迷人,那種美麗而令人傷感的情景又延伸白天所領略不到的風味。全篇詩意幾經轉折,詩人憐花愛花的一片痴情已經抒發得淋灕盡致,至於花殘之後詩人的心情又會如何,也就不難想像了。

 

 

 

 

 

 

  第二首詩自注說是寫在「新昌竇給事宅南亭花下」。兩首詩的題材完全一樣的,都是「惜」牡丹花,但是切入的角度卻又有所不同,前一首「晚來唯有兩枝殘」,是碩果尚存,而這一首卻已是敗蕊殘花,一片狼藉,看上去簡直有點慘不忍睹了。詩是這樣開頭的:「寂寞萎紅低向雨,離披破艷散隨風。」當牡丹盛開之時,當然不會被冷落,可是一旦花期過後,真的到了花萼低垂、冷雨蕭瑟、花瓣飄落、隨風飛散之際,就不會有人前來贊賞她曾有的富貴嫵媚,或者關注她如今的淒涼處境。白居易用兩個字「寂寞」,一語中的地道出了這其間的不幸。前一首以「惆悵」領起,說的是白居易惜花的無奈感受,這一首用「寂寞」開篇,點出了落花的冷落處境。這是一種真正護花使者才會有的境界,而絕不是那些附庸風雅、追隨時髦者所能想象和體會的。詠物詩寫到這個境界,其實是藉詠物而言志,這個世界上永遠不缺錦上添花的善行,但真正需要的卻往往是無人喝采的雪中送炭呀。

 

 

 

 

 

 

 

 

  接下來的兩句詩,「晴明落地猶惆悵,何況飄零泥土中。」細微地刻畫風雨過後落紅滿地的景象,用的是一種欲擒故縱、欲說還休的手法,極盡強調、渲染之能事。先說哪怕在是風和日麗的情況下,開敗的牡丹隨風飄落也會令人感到無比惆悵,進而強調眼前所見,當初在枝頭上或含苞待放,或笑靨迎人的花瓣已經開敗,「何況」又紛紛「飄零」在風雨過後的「泥土中」,那種慘狀,那份淒涼,只要是有一分愛花的心思,哪怕是鐵石心腸見了也會落淚的,更不要說白居易面對此景作何感想,這實在是他無從表達也不忍明說的。詩歌也就在這種讓人不忍卒讀的情緒中,黯然而止了。

 

 

  白居易此組詩一出,引起後人爭相模仿,李商隱的《花下醉》:「客散酒醒深夜後,更持紅燭賞殘花。」在殘花萎紅中寄託人去筵空的傷感,比白居易的詩寫得更加穠麗含蓄,情調也更淒艷迷惘。而在豁達開朗的蘇軾筆下,與高燭相對的花兒則像濃妝艷抹的美女一樣嬌懶動人:「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海棠》)惜花的惆悵已經消融在詩人優雅風趣的情致之中。這兩首詩歷來更為人們所稱道,但後人藝術上的成功是由於擷取了前人構思的精英,因此,當讀者陶醉在李商隱、蘇軾所創造的優美意境之中的時候,也不應當忘記白居易以燭光照亮了後人思路的功勞。

 
高雙玉 於2016-12-15 02:01:51發表 | | 最新回應 (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
留言內容:(必填)
  • 今日人氣:〈1〉人
  • 累積人氣:〈620〉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6-12-16 12: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