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種語言選擇
文章分類
文章回應
留言訊息
發佈訊息
我的好友文章網誌
小提醒: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當代藝術之我見我聞
2014-12-31 08:49:05
  • 緣起於擔任2014年台北市立美術館雙年展藝術家志工一職,為『王郁禎』藝術家的藝術創作信使

  • 表演過程中以藝術家的作為中心而逐漸發散文宣,是僅量將重心放在藝術家的作品四周,讓觀眾自然地將牆面的作品跟自身發送的訊息產生聯結;

  • 表演過程並保持靜默,勿與觀眾交談,以自身平日慣有的步伐自然遊走並將手中的故事傳單發送給迎面而來的觀眾,以自身的身體與雙手為藝術媒介將作品訊息傳遞出去。發送過程中無需進行任何肢體表演表情或互動。

  • 不僅是傳遞作品的媒介,更是依表達形式呈現不同之作品方式(平面畫作、複合媒材畫作、裝置藝術、雕刻藝術、錄像藝術等)似藝術表演者的信使。

  • 於傳遞作品訊息的過程中,強烈提升到本身信使即為藝術家作品的一部份。

  • 藝術家『王郁禎』的作品-最後的開始:顯然地,未來世界科技化的地景,是人造自然與合成環境連帶出的副產品。萬物皆為一層灰覆蓋著;缺乏陽光的大地,逐漸褪色、淡去。

  1. 難道是太陽能效率計劃再度停擺,或是近來驟增的漂浮物體遮蔽了光源?我們不得而知。目前唯一能證實的是:地心引力微緩地、不斷地消減。

  2. 偶爾數日晴朗,一些五彩繽紛的微塵在空氣中懸浮著,科學家稱它們「未知者」,此現象形成原因仍舊不明。根據長年研究顯示,潮濕薄霧的氣侯令人倍感鬱悶,而且岩石中的焦慮指數持續激增。

  3. 一旦雨停,未知者出現時,整個世界明亮起來,我們的大腦大量地分泌內啡肽和信息素等化學物質,人都變得焦比抗奮。唯有未知者到來的日子,我們才看得到清晰的天空及對街的高山…

 

  • 「理想情況是這個房間聞起來有遭到深海入侵的氣味。」

  • 「理想情況是這邊發生的所有對話都會立刻被聽到。」

  • 「這個房間應該全然黑暗。」

  • 「理想情況是這邊有人叫得真的很大聲,所以一切都受到打擾。」

  • 「你還沒看到這塊牌子之前,這塊牌子就已經看過你。」

  • 「理想情況是,這邊會成為一條慢慢在房間中間悠遊的鯨魚,而鯨魚輕輕用尾巴撥開空氣。」

  • 「這塊牌子是被電鋸切下來後,而且剛好掉到你右邊的沉重樹枝。」

  • 「人類該儘量避免接觸異己的生活方式」

 

  • 瓊.喬納思-

  1. 『復活』:我們應該都同意時間是種超自然的現象。最起碼它既不是能量也不是物質,既不具形體,更沒有功能。然而時間卻是創世的開始與結束。

他身上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芒。在我有生之年從沒在任何動物上看到那樣的皮毛。我覺得自己變成了石頭,久久無法將視線從這美麗的動物身上移開。那頭公羊就這樣站在那兒凝視著我。到了最後,白羊座令我焦法逼視,幾近失明。

如果你喜愛石頭那就是石頭,如果你相信樹幹那就是樹幹,以此類推。

我記下,隨後,所有歷史,包含這個世界的歷史,就是一則寓言。所有服膺於寓言法則之下的一切就是一則寓言。

  1. 『冰川』:我們共同擁有著冰川,從各自的一方持有,在這裡沒有人懷疑冰川是這個天地的中心點。當我發現歷史是個寓言,而且還如此之糟,我忽然就開始尋找起一個更好的版本,於是我發現了神學。我常覺得全能的神宛如飽受風吹雨打的流浪雪(巫鳥),這種鳥輕如一張郵票,不過他就算處於暴風圈中也不會被吹走。你可曾看過雪(巫鳥)的頭骨?他用著脆弱的頭部頂住迎面而來的強風,嘴頂住地面,翅膀緊緊夾在身側,尾巴往上揚。如此一來風就對他無計可施了。不管風雨多麼大雪(巫鳥)都毫不張懼。他是如此淡定,淡定到連一根羽毛都不會動。很遺憾我們不像鳥一樣會以囀嗚溝通,語言太容易導致誤會了。我常常試著要將語言遺忘,所以我才會研究田野上的百合,但我更關注的是冰川。如果觀察冰川夠久的話,地球上的語言便開始不再有任何意義。

  2. 『土、水、空氣、火、靈魂』:我們生活於其間的世界慘遭惡魔霸佔,惡魔仰仗殺人武器而活,他們相信殺人,對於其它所有的事情都滿口謊言。我提到唯一統治這個世界就是惡魔,他們會繼續當惡魔直到摧毀世界為止,我並非在褻瀆胡說。蒲公英和蜜蜂,要是你正打算跟我說蒲公英和蜜蜂的故事,我就要打你了。抒情詩是世界上最噁心的廢話,比神學還更胡說八道。我要上床睡覺了。蒲公英利用它的氣息吸引蜜蜂過來採蜜,蜜蜂之後便將花粉在很遠的地方撒下,我稱這個現象為「超級聖餐」。即使銀河間的互動溝通方式老早就被安排妥當,要是能形成更多的超級聖餐,那會有多麼精彩。

有人說有天眼的人可以靈魂出竅。不過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冰川上。候醍下一次再有人看到它時,冰川的身體卻已離去,剩下的就僅是在空中飄蕩的靈魂。童話裡的山羊不就是冰川嗎?一座獨特的山嶽。到了太陽下山後的夜晚,冰川變成安靜的剪影,兀自休息著,並將「永不」(never)這個詞透過氣息傳給人與野獸,或許「永不」指得是「永遠」(always)。來吧,飄蕩著的死亡。

 

  • 瑞秋.羅絲-坐著、吃著、睡著:

  1. 在『科技時間之死』一文中,作者拉克談到如何定義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的結尾。

  2. 六零年代時因為呼吸器的發明問世關於科技操縱死亡的辯論因而展開並且被制度化

從此開始有了腦死與身體死亡的區別

要如何定義一個人死亡的程度也越趨困難

 

你知道在這裡觀看觀看著這隻動物

就代表著牠不存在於其它地方

你確信當你看著牠的時候

很明顯地牠並不在乎你

你精力疲乏

你顯得過動

你來回遊走

你靜止不動

你感到無聊

你想離去

你的姿態崩垮-

眼睛周圍的玻璃起霧

你試圖伸直雙腿

你停下觀看 試圖要有同情心

但是你失敗了而感到必須說些什麼

仍不想放棄,你留下來查看

燈散發出的溫度

冷氣孔下的哆嗦 

口沫橫飛地說著所發生的事情

努力地要維持清楚的專注力

將雙手小心地從外套中穿過

Hueitung 於2014-12-31 08:49:05發表 | | 最新回應 (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
留言內容:(必填)
  • 今日人氣:〈1〉人
  • 累積人氣:〈766〉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4-12-31 18:4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