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種語言選擇
文章回應
發佈訊息
我的好友文章網誌
小提醒: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對話莫內
2011-05-11 09:32:05

泥伯遇上小雨在抽象與具象之間瞎攪和

小雨:

泥伯,莫內看了沒?
泥:沒有唳~~不是展到六月嗎? 暫時對他不感興趣。

小雨:

哇靠~~你不是自稱莫內迷嗎? 還叫我回國時把洋菸改成莫內畫冊孝敬…
泥:此一時彼一時也,雙子座老人若不是一日變三回會生病的…我現在比較喜歡帕格尼尼…正在畫他的音樂…是一種純粹的心靈風景….

小雨:

哇靠!你還在用便條紙搞抽象啊,你不是說要改走大幅畫作讓平面的二次元有充分延伸的空間,才能打破長期被洗腦立體影象的老毛病,進一步去探索內在的真實? 拜託喔! 大畫家不都是要堅持一個想法,然後埋頭苦幹…

泥:

想法?對了,我發現土埋沒有比竹葬來得理想…我正在寫一篇竹子植物園的計劃…竹子植物園肯定比莫內的蓮花池更具有東方味…

小雨:

別鬧了~在我看來,莫內晚年畫的蓮花,顏色塗抹很隨興,線條勾勒也潦草率性,幾乎無法分辨蓮花、水面和倒影之間的關係,若取局部放大來看,就是一幅非常有感覺的抽象畫…

:

哦~~他晚年是在練習永字八法,用狂草來畫蓮花…
小雨:
你沒搞錯???
法國的印象派大師怎麼會扯到中國書法?柪的很硬哦!
泥:會意、形聲、假借、轉注…這些想法夠抽象吧 !?
小雨:
泥伯伯饒了我~~ 回頭聊莫內吧。
泥:好!就聊莫內。
其實…晚年的莫內並不怎麼在意年輕時所信奉『陽光是一切』的神聖理念,也擺脫了畫蘋果要像蘋果的將視覺「物化」的束縛,而是把心象做為實體看待,虛實互幻之間,筆未至意先到,內密外疏,追求濃淡交錯的底蘊,將筆勢、節奏、韻律交織成一股意識流隨興漫遊的內在美…嗯,很可能是年輕時凝視過多陽光的因果吧,導致晚年得到白內障帶來意外的福氣。
小雨:
唉~你又來了。什麼狂草抽象的歪理…我想說的不過是將說莫內的畫局部放大就是一幅有美感的抽象畫,不會像其他標榜現代抽象畫那樣難解、甚至近於恐怖的畫面……
泥:當世界變得愈可怕,藝術就愈抽象。
莫內活在豐裕富足的平和時代,又名利雙收,安於現狀自然感情生活畏縮如鼠,從來沒有冒險的勇氣,想的都是虛實難辨的浪漫,畫當然是美美的…
小雨:
不對,保羅克利當時身處混亂破碎的德國,怎麼能夠把抽象畫處理的美美的?  難道只有乖乖牌的男人才能畫出有美感的抽象畫 ?

泥:

噢 !你提那位內向得要命的保羅克利啊。

他有一句名言「在這破碎的世界裡,一切的外在事件已不再影響我的內在…」,現實生活中這是到死都做不到的,學佛也好,修老莊也罷,名利、責任、榮譽這些虛擬的枷鎖總是讓人一再迷失。


就拿資本主義的基石「金錢」這玩意兒來說吧,連鬼神都對它愛恨交加。


21世紀功利主義讓社會價值混亂,應該捍衛正義的媒體失去了良心,天然資源被濫用或過度開發,不僅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十分緊張,甚至人與大自然的相處也不再和諧。


所有的幸福感都是短暫不確定的,即使回憶中的幸福和滿足也令人感覺不踏實,甜蜜與苦澀交融如同糖蜜混到膽汁,生命中的輕盈變成不可承受的重。


如同里爾克的詩句:「如果心中的魔鬼離我而去,我害怕心中的天使也將振翅而飛」,越痛苦的創傷、越壓抑的情緒就越需要象徵性的夢境才能紓解,所以現代人更善於在虛實之間利用鮮艷的色彩來虛擬出一種「類」自我的內省,比起古人更精於使用會意、形聲、假借、轉注等象徵性符碼來表達靈魂的「真實」…現代的抽象畫是一種虛與實的混合體…


創作抽象畫其實是畫家一種奇妙的精神外遇,讓自認為思想單純的人變得複雜,又讓自認為情感複雜的人回到精神歸零的狀態。

小雨:
&※X?………&※X?………&※X?………
泥:就拿女人的乳房來說好了…
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乳溝被說成事業線,豐胸大乳才會是性感美女,弄得老老小小的女人都在身體裡裝入鹽水袋和矽膠,或者是配戴號稱會變魔術的胸罩,弄得這世界實中有虛,虛中有實,啊!!不好意思,說到哪裡了….嘿嘿,乳房啊?~~ 直接跳到解構主義吧…
小雨:
感恩喔~終於回駕了。
換個方式問吧,像你用便條紙「抄襲」莫內的畫究竟是在解構狂草,還是為了解構莫內?
泥:抽象畫是一種解構狂亂內省思緒的靜默圖像,訴說靜思中如夢似幻的所得。
所謂解構只不過是借題發揮,前提必須要有深刻領悟到自己的情感,才能轉化成情緒的色彩,不論狂草或平塗都是動靜之間傾聽一連串連續神秘符號的表徵,抽象的另一種定義就是將心靈宇宙重復飄揚的節奏與音符,越過聲音與光影的藩籬,重新剪輯、建構靜思觀想的律動…
小雨:
哇!! 有聽沒有懂….把繪畫說的這麼玄就很不好玩了。
泥:所以說嘛~~我以菩薩心腸當馬前卒,用裝糊塗來做膽,不懼毀譽往前衝。
不管是否牛頭不對馬嘴, 還是把吸睛放在首要,也就是 first time I ever saw your face就要被吸引,至於甚麼心象、意念、內在美這些形上學的哲思就…就…先不要去理它,如此一來,我可是越畫越好玩,從點線面,玩到顏色變換、玩到畢卡索的女人們…
小雨:
泥伯伯 ~~,不好意思,我的韓劇時間到了,再見!!


葉金淦 - 葉泥 於2011-05-11 09:32:05發表 | | 最新回應 (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
留言內容:(必填)
  • 今日人氣:〈2〉人
  • 累積人氣:〈4676〉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4-12-21 17: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