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種語言選擇
文章回應
發佈訊息
我的好友文章網誌
小提醒: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表現主義大師系列之一
2010-09-30 08:43:34

埃貢席勒 Egon Schiele



埃貢•席勒,這個飽受情慾煎熬的奧地利年輕人。敏感而自戀、冷酷又自大、才華橫溢卻未老先衰,看他二十多歲時候的照片竟就已然這般的憔悴不堪,比歲月更加催人老的是情慾。南美作家巴爾加斯•略薩從席勒的多重自畫像中猜測席勒有 presenile dementia(早衰性癡呆症),這會導致人格分裂,會令患者有多重的自我幻象。或許吧,人們寧可相信席勒的早衰是因為情慾的煎熬,而不是這種無法控制的癡呆症,因為情慾畢竟是一種《自我選擇的生活態度》。


席勒的畫作更象一本他個人的心情日記,零零碎碎的,放在一起的看卻清晰的勾勒出畫家的心理形象和28歲短暫人生的軌跡,留下 250 幅畫作和 2000 素描,他的作品都在位於契斯基庫倫洛夫(Český Krumlov )的埃貢席勒藝術中心做常態的展示,但是最重要的作品卻都被維也納的私人美術館列奥波多美術館 (Leopold Museum) 收藏,談到這家美術館是奧地利最大的現代藝術收藏者,原屬於奧地利中央銀行,1994 銀行成立《列奥波多私人基金會》,並將所有產權轉移給基金會,館內5000 多件收藏,除了席勒和克林姆的重要作品,幾乎囊括表現主義所有畫家的重要作品,例如:奧地利表現主義畫家奥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 和理察‧蓋斯特爾( Richard Gerstl )、賀伯特‧畢克爾 (Herbert Boeckl )、奧佛列‧庫賓( Alfred Kubin )、格奧爾格( Ferdinand Georg )、瓦爾德米勒(Waldmüller)和高爾曼( Friedrich Gauermann )等屬於表現主義晚期的作品作品,還有1900年前後如奧圖‧瓦格納(Otto Wagner)、亞道夫‧魯斯( Adolf Loos )、約瑟夫‧霍夫曼( Josef Hoffmann )和柯羅‧莫澤( Kolo Moser )等人作品,是現代藝術愛好者必須來朝聖的〝麥加〞。


席勒被歸入表現主義行列,的確是「表現」了近代人類精神中某種狂亂的病態,他的人物表情迷茫,有時近乎下流,肢體扭曲顯示某種痛苦,在席勒看來,《情慾》和《死亡》是同一件事,他的標題為《情慾》(eros)的自畫像,整個畫面的視覺重心是粗大的陽具,然後臉部卻有一種暗綠的色調,這種心理可能來源於他父親的自殺,因為他父親的自殺跟性有緊密的關聯。


他在維也納學習時,剛好佛洛伊德也在維也納發表他劃時代的鉅作「夢的解析」,席勒說他詳細研讀了這部作品,受到佛洛伊德學說深刻的啟示。有趣的是,現在的精神醫學,也經常拿席勒的作品來做為精神分析的體裁。


在讚美聲之外,席勒同時也是被公認的怪誕的畫家,作品充滿情慾、色情、和混亂,體裁聚焦在性愛、死亡,描繪人體肢體的各種變化,並且還試圖對人體內部探索。


2005年一位韓國的卡通電影製作者鄭根植(Peter Chung)製作一部Aeon Flux (魔力女戰士)的影片,自稱完全是受到席勒的啟發;電影《駭客任務》後來發行動畫版,人物的圖像也說是從席勒的表現手法演化而來,這位當時離經叛道的痞子,如今反而成了前衛藝術工作者吸取養分,取之不盡的寶礦。





一、傳奇的人生
 
席勒,這個飽受情欲煎熬的奧地利年輕人。敏感而自戀、冷酷又自大、才華橫溢卻未老先衰,看他二十多歲時候的照片就竟然這般的憔悴不堪。


1890年6月12日,埃貢‧席勒出生在圖倫的一個普通公務員家庭,父親阿道夫席勒是新教徒,圖倫鐵路站長。母親瑪麗是捷克人,儘管天主教徒的女方家裏反對,17歲的瑪麗仍然嫁給了阿道夫。當時傳統的家庭教育下的少女很少有機會獲得性知識,只有到了結婚前,家裏長輩或者會轉彎抹角的告訴新娘子怎麼樣生小孩。這是一個沒有受到父母長輩祝福的婚姻,因此瑪麗一直到婚前對於性愛一無所知。據說甚至當她懷孕的時候,她都還以為是吃了太多的蘋果。


他們到義大利的迪里雅斯特度蜜月。迪里雅斯特是一個港口,街頭巷尾到處都是水手以及妓院。看到妓女與水手的調情讓瑪麗心生厭惡,因此不懂床事的瑪麗連續三天不給丈夫上床,哭鬧踢打抗拒張夫的親密行為,度蜜月期間丈夫被迫去妓院尋歡,結果染上梅毒。當時梅毒是無藥可醫,隨後阿道夫又把梅毒傳給了妻子。因此瑪麗頭三次懷孕都流產;僥倖生下的大女兒埃爾維拉也僅活了10歲就去世了。


父親阿道夫的神經系統慢慢受到梅毒的侵蝕,漸漸神志不清,在席勒15歲的時候他父親阿道夫自殺了。這個事件給小席勒帶來巨大的精神創傷,直到八年以後,席勒在給他妹夫的信中仍然這麼說:「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人像我這樣懷念父親,這種悲傷如此巨大....我畫了這麼多的墳墓和往日舊物,只是因為這一切天天都依然呈現在眼前。」


父親死後,席勒交由他的舅舅利奧布特(也是鐵路職員)監護,被帶到捷克的「李奧波特」(Leopold 當地有一所知名美術館,專們典藏捷克藝術家作品),他舅舅是醉心於音樂和藝術,在舅舅有文化背景的家庭讓席勒有機會踏入藝術的生涯,也讓席勒感染到波希米亞風的生活型態,認可席勒在美術方面的天賦,把他送入了傳統的維也納美術學院,同時也搬到離奧地利較近,一個充滿文化氣息的叫做契斯基庫倫洛夫(Český Krumlov 現在因襲樂成名,是觀光勝地) 的小鎮。


席勒覺得他母親不太懷念他的父親,因此他常抱怨他母親:「她是個奇怪的女人,假如她多一點理解多一點愛,她或者會多一點犧牲精神,或許父親不至於早逝」。要知道,〝奇怪的〞這個形容詞在當時的文體,已經是對於長輩大逆不道的責難了。


在搬去契斯基庫倫洛夫之前,1906年席勒帶著他的妹妹格特魯離家出走,跑到了他父母當年度蜜月的迪里雅斯特,他倆晚上住在一個雙人房間裏。家庭中他唯一最親密的就是這個妹妹,小時候他倆經常躲在一個上鎖的房間裏玩遊戲足不出戶,因此他父親往往撞壞門鎖喝令他們出來,其實這可能是他舅舅急著把他送去奧地利的原因,。他作畫提名"格蒂"的女孩就是他的妹妹。這種親密的關係世俗來看是有一點亂倫的色彩,這趟小小的私奔期間和以後,席勒為暱稱〝格蒂〞的妹妹畫了很多人像,有穿衣的,當然,更多是裸體的。


在維也納美術學院時,他的導師Christian Griebenkerl是一個風格保守的學院派畫家,席勒心裏不很喜歡他的手法。也不喜歡這個保守的學院。他原本想申請就讀維也納工藝美術學校。因為他心目中的偶像,維也納新的美術風格的領導者克林姆也曾就讀於這裏。第二年席勒如願以嘗,他拜訪了他的偶像克林姆,後來成為他的精神導師,他立即成為這個新的藝術運動叫做分離主義的追隨者。(紀錄顯示1907年時,希特勒被這間學校拒絕,因此曾有謠言指出希特勒和席勒彼此認識)。


他給克林姆看了他的畫作請求評論,克林姆很看重這位17歲美術學校學生的天賦,他對席勒的習作大為讚揚,對他說:「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控制漫溢的才華」。克林姆日後給席勒數不清的幫助,購買席勒的畫作,有時候用他自己的畫跟席勒交換。又為他介紹藝術品收藏者和贊助人,其中包括跟克林姆領導下的的"分離派新藝術家小圈子關係密切的〝威納〞,威納是一個工藝美術作坊的老闆,後來他給了席勒很多工作,設計男裝女鞋明信片之類的商品。1908年席勒的作品第一次參加展覽。雖然這個期間沒有什麼重要的工作,但是威納給他打零工的機會也給席勒帶來了很多的收入,至於熱衷購買他的畫的人,都是用來做為當地下色情出版物的插圖,在保守的維也納,當時非常盛行這種刊物。


二、向克林姆學習,首次展覽


1907年,席勒向克林姆尋求指導。克林姆一向樂於提攜後輩,他對才華洋溢的席勒有高度的興趣。除了購買席勒的畫,或是用自己的作品和席勒交換之外,還幫席勒安排模特兒,和為席勒引介買主。此外,還帶席勒加入維也納工坊(en:Wiener Werkstätte):一個與維也納乖離派(en:Vienna Secession)有關的藝術家團體。1908年,席勒在克洛斯特新堡(en:Klosterneuburg)舉辦了第一場展覽。1909年,在完成第三年的學業後,席勒離開學校,並與其他對學校不滿意的學生創辦名叫「Neukunstgruppe(新藝術組織)」的團體。1909年克林姆於維也納舉辦的「Kunstschau」展覽中,邀請席勒參展。席勒在那裡看到了愛德華•蒙克、朗•圖洛普和梵谷等人的作品;受到極大的震撼,讓他從保守的學院完全解放出來,此後席勒開始接觸到人體與性慾的題材,同時,許多人也開始注意到席勒的作品中透露出隱藏在多數人心底那種不安定的情緒。


克林姆的確是席勒的良師益友,不僅把他的朋友,藝術掮客介紹給席勒,推介給席勒的知名模特中其中包括他自己多年情婦的瓦萊麗紐希爾Valerie Neul,席勒親熱的叫她Wally(瓦莉)。據傳言瓦莉也曾是一位老畫家的昔日的模特兒兼情婦。


因為克林姆介紹的這位威納老闆,讓他收入漸豐,1909年他離開了保守的維也納美術學院,租了一間公寓做畫室開始獨立的工作。有了自己的公寓和畫室,席勒的生活變得越來越放蕩起來了。一位年輕的小姐仰慕他的作品來拜訪他,立即成為他的模特兒,展露胴體,此後他的作品都是充滿情慾橫流女人,保守的小鎮不可能容忍如此不堪的事情,因此他被迫搬離小鎮,諷刺的是,當初這間門牌號碼 343 的畫室現在被完整保留,供來自世界各地仰慕者朝拜。從 1907 年起他在這小鎮住了10年,充滿悲劇性的感情都在這裡發生,和來有系列的作品描寫這他稱為〝死城〞的小鎮。


世紀初的維也納是一個富足、五光十色,奧匈帝國的沒落就如同世界上所有帝國的沒落一樣,上流社會的人總是道德敗壞在先,但又滿口仁義道德假惺惺得高談道德情操,最後社會風尚也隨之趨向腐化墮落,變成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淫逸奢糜的大都會。由於半個世紀以來維也納社會一直保持富裕安寧,人口數量增長很快,中下階級家庭出生的子女因為生活無憂又無所事事,事實上家裏並不是那麼有錢,不能像中上階級家庭那樣給子女更多的教育、和四處遊歷,所以當時的維也納街頭有很多離家不歸的浪蕩少男少女,他們就跟如今的大都會街頭少年一樣,沒有什麼人生方向,或者做點偷盜或者偶爾賣淫,換取一點食物和睡覺的地方。席勒一向對稚嫩的少女有偏好,他跟妹妹格蒂或許沒有發生性行為,但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如他所說「屬於自己的房間」和妹妹整天在一起,他發出一個質問:然道「妹妹」就不能脫離這個世俗給她的頭銜,成為一個獨立有血有肉的「女人」嗎?


接著他漸漸的把流浪在外的少女帶回家裏,讓他們在他的家裏吃飯睡覺,他要她們裸體或者半裸體的在房間裏閒逛坐躺嬉鬧,然後用她們當模特作畫。席勒的一個朋友,畫家居特斯洛某趟拜訪席勒後的回憶說:"......她們剛從離開父母的打罵中恢復一點神氣,睡著躺著,懶洋洋在房間裏面遊逛,這個在她們自己家裏是不可能被允許的。她們不時梳著頭,把衣服穿上又脫下,有時光著腳......她們就像雛雞回到了雞窩,或許她們自認為這就是雞窩。"席勒就這麼浸淫其中,觀察她們的表情姿態身體動作,他的個人畫風漸漸形成了,當然不容於保守的學院風格,也和他的導師克林姆漸行漸遠,席勒後來的畫作完全沒有克林姆的幾何構圖、大面積的色塊、和大量的金箔的運用,克林姆的作品充滿裝飾意味,呈現細密如織物一般的視覺效果。而席勒的畫作線條大膽在扭曲中遊動,模特兒用更多的身體語言來表現內心的世界,有時候他的構圖完全偏離重心,只在畫面中切割出模特兒一部分肢體,身體其餘的部分都隱藏於畫面之外更大空白的空間,似乎在預示一種新的視覺觀念。


席勒的畫面大多很粗糙,似乎都是被打斷的半成品,或是某種心火燎原下的作品。這種繪畫很可能從開頭到一半的時候畫家情欲洶湧,筆觸越來越加狂亂,直至如同射精過後嘎然靜止畫不下去了......本來可能是無心插柳,完全是隨著情緒發生自然的表現,後來慢慢的演化成為他刻意為之的風格。


席勒後來一直說他這段時期生活貧困交加,其實這個時期他的畫作名氣大振吸引很多買家,收入非常豐厚,就他這一個時期的照片來看,他的衣著也沒有像他說的"衣衫襤褸"。反倒可以由他的談話中判斷他有明顯的被迫害妄想症。他在同期書信裏面有大量的表露:「每個人都懷著嫉妒陰謀反對我,舊日的同志都在一旁窺視著」,這種精神上的異常多少也成為他作畫的動力。


儘管他的放浪行為可能在當時奧地利表面保守的社會氛圍下遭遇很多人的反感,然而他有很多的同道的人,克林姆的小圈子都把他視為未來藝術的天才的先知者。他的擁護者不僅喜歡他的畫,也喜歡他的外貌,作家亞瑟羅斯勒是他的一個堅定的擁護者,他有一趟說:「即便處身很多有名美人面前,他也毫無遜色,他細長纖弱,肩膀窄窄,手臂手指都骨感纖長,黝黑年輕的臉龐,黑而不羈的長髮,寬闊的前額棱角分明,額頭橫著一點皺紋,他的臉充滿誠摯之情,幾乎帶有一種憂傷,似乎內心在痛苦的哭泣,同外表一樣,他的語言簡潔富有啟示,似乎表達了他內心的高貴氣質,純乎自然毫無做作。」


前面提到席勒離開學校後,集合圍繞他周圍的青年宣佈成立的"Neukunstgruppe",這個名詞是他自創的,將德語"的《新》+《藝術》+《團體》組合而成,名字可能來自一本小書《古代的藝術和新的藝術》Altkunst-Neukunst。到了1909年底,埃貢‧席勒這個名字和他的小圈圈已經能夠在維也納古斯塔夫皮斯考畫廊集體展出作品,梵谷的作品也被陳列在這次展覽中,而席勒就是主要參展者,他最主要的一幅作品用向日葵做為主題,題名〝向梵谷致敬〞,還寫了一篇宣言,把他們這一個圈子的人叫做"《新藝術家Neukünstler; 宣言中充滿狂熱的語句:「新藝術家有而且必須有無限的〝自我〞,他必須是一個〝創造者〞,他必須全然獨立,直接表現......」等等。


1911年的開頭對席勒來說似乎一切順利,他的作品在維也納Miethke畫廊展出後,引起了各方面的關注,羅斯勒這樣的專業美術評論作者開始在雜誌上評論他的作品。這年五月中旬,席勒可能為了躲避徵兵的風聲,帶著他〝瓦莉〞來到了他母親的家鄉,南波西米亞的克魯茅Krumau,即今日捷克的契斯基克倫諾夫CeskyKrumlov。席勒租了一所帶有花園的住宅。克魯茅坐落於伏爾塔瓦河沿岸,居民德、捷民族各半混居,風光秀麗,附近的古堡是南波西米亞地區最大的古堡,可以追溯至中世紀的羅斯貴族,羅森貝格家族是古堡的第一代主人,後來在中世紀的漫長歷史中,戰爭,欺詐,陰謀,婚姻,贖買,幾經易手。到了二十世紀初葉,本地早已沒有舊日的刀戈陰謀氣氛,如同這個的時代歐洲其他地方一樣,小鎮上住著的居民多半篤信新宗思想保守。



三、情史 



席勒與17歲的〝瓦莉〞在維也納同居期間,〝瓦利〞是他主要的模特兒。關於〝瓦莉〞的資料被留下的很少,只知道她曾是克林姆的模特兒和情人,後來席勒和〝瓦利〞因不滿意維也納狹小的城市環境,曾搬去捷克克魯姆洛夫的小城市居住,也就是席勒母親的家鄉。儘管席勒與當地居民的關係密切,他和〝瓦利〞最後還是被居民趕了出來;原因是當地人的生活方式與他們格格不入,尤其是無法容忍席勒另外又僱用一群十幾歲的少女擔任模特兒。席勒不得不帶著瓦莉離開了契斯基克倫諾夫堡,但是席勒這段短暫的居住經歷,如今成了當地驕傲和旅遊業資本,鎮上舊區的埃貢希勒美術館遊客終年不斷。


已經21歲的席勒帶著他17歲的情婦離開契斯基克倫諾夫以後,遷居到了維也納郊區的紐倫巴克(Neulengbach 離維也納大約有半小時車程),這裏也有便宜的畫室和鄉居景色,他對本地風光相當滿意,畫了很多附近地區的風景畫。席勒尤其滿意的是這座帶有花園的住宅。他以前的畫室沒有這麼好的光線,如今他可以在自然光線下露天畫他喜歡的裸體畫。由於靠近維也納,席勒恢復尋覓"迷途"少女們的習慣,他的畫室裏天天有幾個少女,他讓她們和瓦莉一起做他的模特兒。這一時期他的裸體繪畫作品越來越大膽辛辣,線條也越來越誇張尖銳,不僅畫他和少女做愛的過程,尤其愛畫作愛後人體激情後鬆弛呈現人獸難分的景像,畫面內容也比舊作更加豐富;可是不久小鎮開始議論紛紛,席勒每天都讓〝瓦利〞在花園裏光著身子擺出各種姿態,有時賣弄的幾近色情。他也喜歡從高處俯視他的模特兒,往往用一個花匠的梯子或者高凳子站在上面俯身看著他的瓦莉擺出各種撩人的姿態,瓦莉帶著特有的空虛厭倦表情,扭曲身體完全將色情展露無疑,經常在與席勒性愛後將肢體扭曲成難以想像的一團,有時候僅穿著一件胸罩在屋內走動,有時又全身赤裸只穿一雙襪子,窗簾也都保持半捲半掩著。尤其讓小鎮上的保守人士和小鎮牧師憤怒的,一幫小孩子們喜歡跑到花園外面偷看,席勒也毫不忌諱。村民再也無法忍受,由鎮上的幾位有頭有臉的人出面,友善而強硬的要求席勒帶著他的情婦立即離開這裏,當然房東也被要求停止租房子給他們。


1912年春天,席勒終於因為勾引未成年少女的罪名而被逮捕,警方前往工作坊逮捕席勒的同時也扣押了一百多張被認為是色情物品的畫作。席勒在開審之前被收押。開庭審理時,席勒誘拐的罪名被判不成立,但由於在幼童可接觸的公共場合展示色情圖象,席勒被判有罪。在法庭上,法官甚至直接以燭火將一幅「令人不愉快」的畫燒毀。在被收押21了天後,席勒被判入獄3天。在獄中席勒繪製了12幅畫,描述被關在監獄牢房中的不適與不快。


2003年十月,紐約市的文化事業公共機構贊助上演了朱麗亞約妲的劇本《塔吉亞娜之色》,約妲研究了席勒這段時期的經歷,半虛構半真實的創作了這個劇本,因此多少可反映席勒真實的一面。劇中的女主角塔吉亞娜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女,塔吉亞娜和她善妒,又帶有一點刻薄的妹妹安東尼亞都是紐倫巴克當地有名的人物,因為她們是退役海軍上校馮莫西格的女兒。


故事就是以席勒帶著他的情婦〝瓦莉〞來到紐倫巴克的這段時期為背景,塔吉亞娜這對姐妹經常出現在他的畫室裏,後來這個行為激怒了當地的保守居民,紐倫巴克司法機構接到報案後立即以誘姦少女的罪名逮捕了席勒。


約妲的劇本在這裏做了很多推測,而且以塔吉亞娜的觀點來架構整個故事。在她的劇作中,塔吉亞娜一出場就包圍著一種橙色調子,這就是塔吉亞娜之色,一種水果的色調,是維也納版的伊甸園知識果的顏色(席勒關在監獄時畫了一幅用柳丁色著色的素描)。塔吉亞娜和妹妹來到席勒的房子裏,面對甜橙的誘惑無法抵禦(就12歲的少女而言的確無法抵禦),於是逗留這裏不歸,劇本在這裏設置了很多的甜食,餡餅糖果,塔吉亞娜接受了做席勒裸體模特兒的要求。漸漸的塔吉亞娜變得主動,渴望成年的塔吉亞娜(與今日16歲不同,當時以14歲為法定成年年齡)希望成為當地花邊小報的美麗女主角,她開始勾引席勒。劇本裏面有這麼一段:



    
          席勒在家裏為塔吉亞娜作畫,塔吉亞娜全裸斜躺 
 
          席勒(放下畫筆):唉,塔吉亞娜這個寧靜的女孩為何變得如此騷動不安?

        塔吉亞娜:她已經不在這兒了,因為她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

        席勒:求求她回來吧,只要五分鐘。

        塔吉亞娜:只有你能叫她回來。

        席勒:怎麼叫她回來呢?

        塔吉亞娜:親親她,她就活了。

         (塔吉亞娜閉上眼睛仰投嘟起嘴唇等席勒的吻)

          席勒:我已經儘量快了,妳再忍一陣,乖乖的不要動好不好?

         (塔吉亞娜睜開眼睛)

          塔吉亞娜(輕聲):沒有人會看見的。

        (她重新閉上眼睛,席勒用手指摸摸她的嘴唇)

          席勒:不要動。

        塔吉亞娜:沒有吻。

        席勒:這是我們之間的吻法。
         (席勒摸了摸她的臉頰,然後又往下摸她的頭頸)

        席勒:然後還有這個...... 
        (席勒的手指滑過她的鎖骨,在快碰到胸脯的時候他猛然把手甩開)。

         從這段戲劇的表現,暗示席勒應該不是一個性愛癖者,但是,即便沒有證據證明席勒
         曾經縱慾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關係,他的行為至少也是不夠"謹慎"的。


這次牢獄經歷也沒有給他帶來多少精神上的創傷。或許更滿足他的受迫害狂想。他在監獄期間按日畫了一組作品,畫幅邊上有一點格言式的警句。「沒有懲罰只有心靈的淨化」,「關押藝術家是一種罪行,猶如掐殺生命的幼芽。」。「我天生自由,卻被不人道的法律束縛。」等等。


出獄以後席勒相繼受邀請參加科隆和慕尼克的藝術展覽,1913年起席勒又與DieAktion週刊出版社合作,他的自大自戀跟他的事業同步發展。這一年他在給他母親的信中說"美麗高貴的品質皆備於我,想到你生了這麼一個兒子,你會多麼喜悅啊。"早期他的自我陶醉使他畫了大量的自畫像,發展到後來,他把自畫像畫成殉教者聖塞巴斯蒂安的形象(羅馬禁衛隊長,西元308年殉教)。在1917年的分離派畫展展覽會上,他設計的廣告招貼令人想起名畫"最後的晚餐",而耶穌的位置上,他畫了他自己。


這段時期的席勒作品展覽不斷,雖然這種展覽會不能帶來多少收入,可也贏得了不小的聲名。他帶著瓦莉在歐洲各地展覽遊玩。1914年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影響,他回到了維也納的公寓裏。


這幾年裏席勒的繪畫主題越來越廣泛了,他跑到婦科診所觀察懷孕婦女,畫了不少孕婦主題的作品,他買了很多色情出版物,口味很雜甚至包括很多婦科解剖圖書;他出沒於維也納大大小小的卡巴萊歌舞酒館,認識很多舞女妓女,畫了很多以她們為主題的作品;他也畫了很多自畫像,表現各種各樣的心理狀態,既有同性戀的,也有自慰的甚而兩性同體的;他甚至跑了一趟南美,帶回幾件集市上買的印第安婦女服裝,席勒有一幅給瑪麗•貝爾畫的畫像,就讓她穿著印第安服裝,這幅畫帶著伊貢南美之旅獲得的神秘印象,服裝圖案中畫著5個印第安女子跳舞的人像。瑪麗貝爾是一個大老闆的女兒,她的父親手裏有好幾家酒館夜總會,她在當時的藝術圈子裏面很有名氣,資助了很多象席勒這樣的前衛藝術家,推想起來席勒跟她一定也在卡巴萊這樣的場所認識的。席勒很多畫作都在夜總會藝人或者老闆手裏,這個時代的夜店牆壁上往往掛著很多色情主題的繪畫作品,很多都是名家手筆,多半都是這幫後來美術史上聲名赫赫的大師們當年再暗巷妓院生涯的注腳。幾年前還因此衍生出一個插曲:



      有一回《紐約時報》大曝名人的料,牽涉到席勒的一幅瓦莉的畫像。 世界猶太人大會
      藝術品追索機構主席羅老德,家產巨大,樂善好施,加上品 格高尚趣味優雅, 他也
      是大名鼎鼎的"富比士"排行榜的百名,他繼承了一 大筆豐厚遺產,全世界白領美女都
      對他繼承的財富做了貢獻,他名字裏的 Lauder 標示他就是化妝品:雅詩蘭黛《Estee 
      Lauder》的繼承人,他的 名字也常出現在很多祈禱的讚美詩,他早就把化妝品企業上
      市交給專業經理, 專心通信電子業,因此財富繼續爆增,主要休閒就是收藏藝術品,聽
      說他手裏 有不少席勒的作品。傳聞就從這裡展開。 羅老德是個猶太人,擔任猶太人藝
      術品追索機構主席,這是二次世界大戰後的 組織,追討納粹殺死猶太人從猶太人家裡,
      或佔領國博物館搶走的藝術品,後 來希特勒號召淨化雅利安的藝術空氣,只要判定淫穢
      的藝術品都得沒收。羅老 德的這個機構任務就是要物歸原主。 有一名叫福根寶的猶太
      人,是卡巴萊夜總會的藝人,他後來被暗殺,他手上有幾幅(據說是三幅)席勒的畫。
      可是紐約時報的記者發覺羅老德手裏過去曾曝光過席勒的畫和福根寶有關,這些畫當然
      必須還給羅根寶的後人。事情曝光後羅老德忙著開記者會澄清傳聞都非事實。關於福根寶
      會有席勒的畫其實另有原委: 席勒的另一位有名模特兒〝莫阿〞就是 卡巴萊夜總會的歌
      舞女藝人。

      〝莫阿〞是南太平洋大溪 地島的女人,當時歐洲把 這地方看作世外桃源,好多作家畫家
       都神往此地。畫家高更和法國女 大作家尤瑟 娜爾後來都跑這裏定居了。本來歐洲人也把
       這地方的女人看成天上的仙女,歐洲人 覺得大溪地的女人美就是屁股大一點,衣服少了
       一點。但〝莫阿〞跑到了巴黎和維 也納歐洲大都市,很不幸的是,她的屁股並不大,反
       而是有著高瘦纖弱的身材,她 一到維也納就學習跳舞 ,因此後來可以在卡巴萊夜總會表
       演,而且也跟另一個又 會跳舞又會畫畫的藝人奧森結了婚。奧森的主要職業是在卡巴萊
       跳滑稽舞,也會畫畫,即使如此還是入不敷出。

       後來〝莫阿〞做了 席勒的模特兒,也兼差做了席勒的情婦。席勒為〞莫阿〞畫了不少畫,
       有一幅畫提名《秘魯》 ,席勒先畫了一個背 對畫家面對鏡子的〝莫阿〞,然後把鏡子
       裏的〝莫阿〞也畫進去,然後又 把他自 己在鏡子裏的影象也畫上,形成一個折射的謎樣
       的視幻,〝莫阿〞後來離開卡巴萊夜總會,她只是要錢,對畫毫無興趣,就把席勒為她所
       做的畫全部留給福根寶作紀念,福根寶死後這些畫當然是被福根寶的後代接手,和羅老德
       所收購席勒的〝瓦莉〞畫作完全是兩回事,卻被媒體張冠李戴,把〝莫阿〞混淆成〝瓦莉〞。 


席勒住在 Hietnger Hauptstrasse大街114號的畫室對面住著一家鎖匠,老鎖匠約翰•哈姆斯有兩個女兒,伊迪特和阿黛勒,這兩位少女經常到埃貢席勒的畫室裏看他畫畫。姐姐略微叛逆、妹妹天真浪漫。席勒漸漸的喜歡上了這對姐妹,或許是對瓦莉逐漸厭倦,或許是多年放浪有點渴望安寧,或許大戰爆發讓席勒渴望家庭生活(電影傾城之戀),1915年,席勒提出跟姐姐伊迪特結婚。就席勒以後給她們姐妹倆畫的畫像來看,妹妹阿黛勒其實比姐姐漂亮,個性友直率活潑,但姐姐比較有心機,席勒已經看多了風情女子,因此故作端莊的姐姐贏得了這場競爭。席勒曾經寫給朋友透漏:「我想要結婚,這完全是為了以後的方便,對象可能不是瓦莉」,這段時間席勒留下很多我們常見的作品,例如自畫像(1912)、裸體的女人( 1914)、女孩, (1911)、克魯姆洛夫景觀(1912)、來自居特斯洛的阿爾伯特•巴黎斯肖像畫(1913)。


這場求婚相當順利,老鎖匠也被這個青年大畫家的聲名鎮住了,唯一麻煩的是瓦莉。瓦莉對於「出場」的態度,似乎有不盡如席勒的意。席勒約了瓦莉在"伊憩北閣"(一個當地的小咖啡館)見面。他的想法有點難以啟齒,所以他交給瓦莉一封信,瓦莉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咖啡廳當場大聲朗誦,席勒在信裏訴說了他對瓦莉的感情但不得不分手,建議說分手以後每年夏天還是可以一起渡假,他發誓「絕不會帶阿迪特」,瓦莉讀完信後,當場拒絕了。她立即離開席勒加入了一個紅十字會跑到達爾馬提亞(南斯拉夫一地區)戰地醫院做了護士。後來於1917年耶誕節前夕得了猩紅熱早席勒一年去世。


讓人想不到的是席勒的家裏激烈反對這婚姻,席勒與伊迪特還是在1915年6月17日結婚,這天正是席勒父母的結婚紀念日。婚禮他母親沒有到場,婚後四天席勒被奧地利皇帝陛下的軍隊徵兵。艱苦的新兵集訓之後,席勒被派到下奧地利地區的一個分隊裏服役,可能席勒的家人朋友買通門路子,這裏遠離戰爭,只是往來送押俄國戰俘。即使如此席勒還是覺得太累了,後來又買通了門路,當然皇帝陛下和政府當局相當重視藝術家的生命,先是把他調入戰俘營做書記員,這工作很清閒,席勒甚至給俄國軍官畫了幾幅肖像。後來席勒又被派駐維也納的皇家特許戰地軍官合作社,戰時食品短缺,這裏卻有很多的供應,食品、飲料、香煙以及其他種種令人舒適的特權享受。


1917年,他回到維也納,得以專心從事繪畫工作。在此期間他產出大量且成熟的作品,並在1918年時,受邀參加維也納乖離派在維也納的第49屆展覽。席勒共有50件作品在主廳展出,他還以最後的晚餐為靈感,設計了展覽的海報,並把自己的肖像放在中央,取代耶穌的位置。這次的展覽非常成功,席勒作品的價格大漲,他也接到許多繪製肖像畫的委託,他似乎不知不覺也踏上當年批評他恩師克林姆的路上去。


同年,他在蘇黎世、布拉格和德勒斯登所舉辦的展覽也非常成功。


畢竟這時候的席勒名氣已然很大,當局邀請他參加瑞典斯德哥爾摩和丹麥哥本哈根的舉辦的畫展,這次畫展旨在改善奧匈帝國在斯堪迪納維亞地區中立國中的形象。可見席勒的風格漸漸已經被官方和主流社會所認可。1916年年底,跟他多年合作的週刊DieAktion用整本的篇幅介紹他的繪畫。這一期間他的展覽不斷,軍隊博物館也要求他展出作品,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國家動員似乎仍然帶有前現代的特色,不僅西線無戰事,而且作為大本營司令部的維也納也歌舞生平,藝術活動不斷。


1918年的維也納"第49分離派"展覽(席勒為這次畫展畫了有名的宣傳海報),對席勒是聲名和金錢的雙重豐收。展覽以後他接受了好多合約。戰爭打碎了舊日維也納夢幻一般的淫逸奢華,同時戰爭也改變了主流社會的口味。席勒的畫充滿了恐懼和死亡,毀滅和混亂的畫作贏得了人們的青睞。克林姆死後,席勒成了新藝術的領導者,這一年的開頭他充滿了雄心,這期間他的畫作也表現了更大的整體性,不再象舊作那樣淩亂,甚至開始補滿以前他作畫的時候從來不加注意的空白背景。金吉德的電影裏面出現的這幅《擁抱》就是這個時期的作品,這幅畫顯示了席勒新的風格和雄心,他把人物放到了畫面的重心,背景也用顏料塗滿,席勒似乎已經意識到了他的畫的公眾性,他不再只為他自己畫畫,他的畫是畫給觀眾看的。因此他要讓畫面變得完整。


這一年他的妻子伊迪特懷孕了,他搬到一個更大的工作室。七月底他跑了一趟匈牙利。回到家裏卻發覺妻子染上了西班牙流感(H1N1),戰後維也納缺少食物和燃料供應,他的妻子無法恢復健康,後來席勒也被妻子傳染上了同樣的流感。其實婚後席勒對於阿迪特的感情平平,病中他給他母親寫了一封信只是淡淡的說:「看來她活不了了」。


懷孕六個月的阿迪特死於這一年的10月28日,幾天後,31日席勒也死於同樣的疾病,在這三天之中,席勒畫了許多妻子伊迪特,還有他本人、妻子和尚未出生小孩他們全家福的素描,大都以裸體呈現,這些畫成為他最後的一作。


葉金淦 - 葉泥 於2010-09-30 08:43:34發表 | | 最新回應 (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
留言內容:(必填)
  • 今日人氣:〈1〉人
  • 累積人氣:〈5646〉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4-12-21 17: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