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種語言選擇
文章回應
發佈訊息
我的好友文章網誌
小提醒: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藝術家簡介(2/3)
2010-06-07 05:40:00

     「我像鳥人,雙手環抱膝蓋,裸體半蹲著,用童年的重量,輕輕壓迫著下半身的肌肉和神經系統,人便漂浮在荒涼的海邊村落上空,我的飛行是內在激發的生命原始動能,在空中學習輕輕放鬆身上的壓力後,人如同一朵雲,緩緩下降。」 每次展覽或搬運雕塑作品,很少不用吊車按裝作品,我非常喜愛,及至興奮的地步,很重的青銅作品被懸浮在空中,那種感覺像乘著心靈的飛行器,在天地間尋找一處生命安住的定點,令我深深著迷;又像一隻蒼鷹,在原野上找到延續生命的能量「獵物」一樣。

  

      大約六歲的時候,我獨自一個人,走到一公里處的沙地池塘邊,攀爬到木麻黃樹上,高聲對著天空唱歌,後來是祖母老遠跑來叫我,原來有兩個漂亮的小妹妹,從更南方100 公里外的城裡來找我玩呢! 同一個地點10碼外,11年後,我又高聲的唱著歌,卻被一隻烏鴉凌空追逐者,那隻烏鴉猛向我的頭部攻擊,彷彿在警告我,我侵占他的地盤。 最近一兩年,我的腦海裡常常出現祖母的呼喚聲:「土象呀!你在哪裡?」在苦澀的年代裡,我的舊名字背後似乎附帶著小美人在等待我似的,提醒我遺忘的某些能源。

      

       十七歲以後,「楊象」在做畫家的夢,被烏鴉追逐的那一年,我的名字變成「楊柏林」,我一生中能夠讓自己感覺遺憾的事,就是楊象就如同歌聲魅影戴著面具的幽靈般,只能默默地為楊柏林畫畫草圖。不知道是否因有兩個名字的關係,還是我的個性本身就具備粗曠與細膩、自在與神經質的基因特性,我常作完一件作品後,馬上會被腦子裡的另一個自己,唱反調地批判著:是否有另一個方式更能使作品的空間關係、完成精神互動的環保效應更佳等等??

     

      因此,我的每一件作品往往完成後,會有三、四種形式與革新的版本,雖然面對自己的戰鬥感覺非常疲憊而呼吸困難,可是一但相信自己有許多尚未開發的原創能量時,關於辛苦這件事就變得有趣味了。…續

楊柏林 於2010-06-07 05:40:00發表 | | 最新回應 (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
留言內容:(必填)
  • 今日人氣:〈1〉人
  • 累積人氣:〈5555〉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1-11-14 13:2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