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種語言選擇
文章分類
發佈訊息
我的好友文章網誌
小提醒: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冥世女兒的故事
2006-06-05 02:01:02

看倌們知道「傅偉勳」是誰嗎?Teen-agers 也許會感覺比較陌生,他是哲學界的一顆「奇葩」;請注意,了然在前面並沒有冠上「台灣」那兩個字,因為他是世界級的知名人物!傅老終其一生鑽研「死亡學」,諷刺的是幾年前淋巴腺癌奪走他寶貴的生命,而他臨走前幾年內和台灣一群酒友們的「豪飲」,後來被認為就是害死傅老的幕後元凶!在前述的酒友當中,了然和他的對飲最為「放浪形駭」,也因此我理所當然就被視同為傅老往生 Number One 的「頭號殺手」…

傅老罹患癌症其實已有相當長的一段時日,在他往生前「要死不死」的兩、三年當中,他固定一年會從美國費城的寓所返回台灣三、四次,換句話說,約合每三、四個月他就會來台一次… 每次傅老到台北來,我們有一個「小團體」都固定要安排聚會大家一起吃吃飯、喝喝酒,而餐敘的最主要目的就是慶祝傅老「總算還健在」!那個小團體總共約有二十人左右…

以下了然把小團體的成員作一個約略的介紹:「固定」會參加餐敘的有藍吉富(佛教史學家)、林光明(漢功公司總經理)、龔鵬程(佛光大學校長)、洪啟嵩(佛學家)、楊光祚(命理學家)、胡醫師(中醫師)、了然以及一些我不記得人名的男仕先生… 另「不固定」與會、出席率約三、五成的則有:曹又芳(作家)、杜忠誥(書法家)、曾永郎(建築師)、楊惠南(台大教授)、黃肇衍(正中書局總經理)、劉振強(三民書局董事長)以及侯德建(就是沒事幹跑到北京天安門去鬼混,後來被中國解放軍驅逐出境,而今天在台灣電視台開館算命的那一位)等人…

了然今天說故事的內文重點即將落在「胡醫師與我」的主題上!稍有用心的人應該可以看出,我在前段把小團體的所有成員都給用了真名,只有「胡醫師」一個人例外!多年來了然一直稱呼她為「胡姐姐」,而她也常喜歡「倚老賣老」地數落弟弟的種種不是,在這兒了然偷偷告訴大家,胡姐姐其實只大我兩歲…

最近了然在網際網路寫文章的這碼子事,我只給前述小團體中的曹又芳寫了一封永遠發不出的 e-mail,其它的人我一概都沒告知!哪天胡姐姐看到本文,發現了然未經同意竟「膽敢」寫出她的故事,說不定我會死得很難看!今天「懾於淫威」,了然只好忍痛再當一次乖寶寶…

在一次餐敘的聚會場合裡,胡姐姐不知是酒喝多了還是吃錯了什麼藥,竟然在眾目睽睽的餐廳裡,偷偷在了然的右臉頰親了一下!再隔次的餐敘中,我故意整晚把頭往右肩歪斜,眾人問起後了然就解釋道:「上次被胡姐姐親了那麼一下,三個月來右臉頰都不曾洗過,因此右臉皮就變厚、變重了!」…

另一次胡姐姐在餐會中向「了然弟弟」招手並示意要我過去坐她身旁!Well,我敢不聽命?坐定後她抓起我的左手腕就開始「把脈」,此時全場一片死寂,了然當然知道大家都想看我的笑話!他(她)們當時都在想:「阿貴ㄚ,這下子你可死定了!診斷的結果肯定是『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之類的絕症!」倒是胡姐姐那一次很給面子,她當時只說了兩個字:「悶騷」…

胡姐姐在台北市敦化商圈開了一家知名度相當高的中醫診所,一次她被捲進一場「醫療風波」,那場風波讓她痛不欲生整整有一年之久!一次一位十八歲的小女生被姐姐給醫死了,慟失愛女的父親經常登門大吵大鬧,當時那位父親開口索賠新台幣兩千萬元,同時揚言不照辦就找「黑道人仕」出面解決…

胡姐姐曾經一次在餐敘的場合向大家哭訴:「我一個弱女子(Sorry!忘了交待,姐姐的夫婿黃民德醫師當時已往生多年。)究竟要如何應付黑道人仕?我的全部家當加總起來也湊不到那兩千萬啊!」後來一次了然心一橫給胡姐姐掛了一通電話,我當時告訴她:「把對方的資料給我,要黑大家一起來黑!我從小睡在武士刀上頭長大的,我替妳找人來以暴制暴!」…

姐姐在電話那頭早已泣不成聲,她當時並沒答應了然的要求,卻從此失去了蹤影!三個月後,胡姐姐回到台北並 Call 我;原來她先到東台灣的花蓮住了一小陣子,隨後經人介紹搭機到西藏去找一位得道的高僧!胡姐姐說她在那位高僧的指點之下,總算知道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關係:那個小女生原來是她的前世女兒,姐姐在前世對女兒相當的苛刻,於是小女孩今生要前來討債…

胡姐姐接著告訴了然,她打算在近日內找小女孩的父親談談,怎麼樣的理賠條件她都願意接受,即使傾家蕩產她也沒有任何怨言,但姐姐希望對方能夠同意,讓她追認已往生的小女孩作為自己的「冥世女兒」,姐姐想為自己前世所造的孽做一番補償,同時也打算在女孩生前就讀的學校以「冥世女兒」的名義設立一筆獎學金…

Well,這次掉淚的變成了「胡醫師的弟弟」!了然當時心想,那先前提過要「以暴制暴」的痞子不是比禽獸還不如嗎?隔天我寄了一張十萬元的花旗銀行支票到淡水的某「教會學校」,支票背面特別註明:請將本支票作為「王Ⅹ文獎學金」捐款之用… 隔沒多久,一天了然在中部廠區的辦公室接到台北老婆的來電,她當時很不高興地質問我:「花旗銀行剛剛打電話到家中來作確認,你開了一張十萬元的支票作為慈善捐款?我們家最近一期的房屋貸款不是還沒著落嗎?」…

那一次「家庭革命」還真來得讓人措手不及、難以招架!後來了然只好一五一十向老婆稟報實情,而她也終於認同並接納老公的「義行」;又過了不久之後,一次老婆手上拿著一疊紙片在了然的面前搖晃著說:「這些都是你一年來義務教導佛經書法的機關團體所寄來的捐款收據,今年的報稅我們應該可以少繳一些,但是你那筆十萬元的捐款收據呢?」哇塞,這下子代誌大條了!當初寄出支票時根本也沒去想那麼多,甚至連胡姐姐我都沒告訴她了然捐款十萬元的事,如今已過了半年多,我又能去哪兒找那張捐款收據?…

隔天了然給胡姐姐掛了一通電話,我先問她醫療糾紛處理的最新進展,她語氣愉悅地回答我:「最近才剛圓滿落幕!」原來姐姐在與我前次通完電話後真去找了小女孩的父親,對方在聽完姐姐欲認「冥世女兒」的要求之後,態度竟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重大轉變!那位父親後來很誠懇地告訴姐姐,其實他並不缺那兩千萬元,只是當初無法接受突然慟失愛女的殘酷事實才把忿怒轉成了恨!但事後他曾在「天主」的跟前深自懺悔,也感覺自己的行徑太過強硬與蠻橫…

那場棘手難解的醫療糾紛後來平和落幕了,雙方的和解金額是新台幣三十萬元!Well,胡姐姐可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呀,是什麼讓那兩個有著截然不同宗教信仰而原本怒目相向的家庭有了 Happy Ending?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愛」…

姐姐後來到淡水的教會學校為「冥世女兒」開設一個帳戶並存了二十萬元作為獎學金,那時姐姐才知道原來另有一筆十萬元的捐款比她早到了幾天(那兩筆合計三十萬元的獎學金就是前述和解金額的總數);事後胡姐姐 Call 我多次,當時了然一直在迴避接聽她的來電,因此她對那筆額外的十萬元捐款也深感疑惑與不解…

在前述的同一通電話裡,了然於是硬著頭皮告訴姐姐自己捐款十萬元的事情!她當時在話機那頭哽咽不已地告訴了然:「我早猜到那位神秘的捐款人是誰?天底下也只有阿貴弟弟會幹出這種窩心的傻事!」接下來,了然問她有關「捐款收據」的可能去向,姐姐說她並不知情,倒是她要我掛一通電話去淡水的教會學校問問…

知道校方接到了然電話時的反應嗎?一個女生在電話那頭激動不已地告訴我:「嚴先生,我們已找您半年多了!您的十萬元捐款收據我們寄出後總共被退回四次!」後來了然收到學校寄來一個「鼓鼓」的包裹,裡頭是四次被退回的原始郵件以及它掛號交寄的投郵戳記!原來她們把信件寄到胡姐姐在敦化南路的寓所,該寓所位於她診所後方的一棟大廈裡,把信件退回的就是該大廈的值班管理員…

在那個包裹裡另附有一紙信箋寫著:半年前我們就把捐款收據寄了出去,但卻頻頻遭到退件!這期間我們曾多次詢問王伯伯可認識一位嚴先生?王伯伯每次都感歎地回答說:「我並不認識嚴先生,也一直都搞不懂為什麼會有陌生人捐款十萬元作為我女兒的獎學金捐款!」…

初稿:7/1/2001 改寫、上載:6/5/2006

嚴榮貴 於2006-06-05 02:01:02發表 | | 最新回應 (2)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發表人:大瑋
[ 發表時間:2009-09-11 10:17 ]
哇 好可愛的baby
發表人:^^
[ 發表時間:2006-06-05 02:40 ]
To MO: 已在個人網站收到您的留言, 有空請常來...
留言內容:(必填)
  • 今日人氣:〈1〉人
  • 累積人氣:〈4267〉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3-03-08 10:0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