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種語言選擇
發佈訊息
我的好友文章網誌
小提醒: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物極必反?否極泰來?
2009-08-31 11:15:00

物極必反?否極泰來?

--------由88水災看自然反撲現象與人文藝術市場的因果循環

Creativ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物極必反?否極泰來?

由88水災看自然反撲現象與人文藝術市場的因果循環       

                                                                           作者:王寶星教授 

◎災難連連的台灣

    地球人口爆炸與自然界過度使用後,地球的聖嬰現象與溫室效應也與日俱增的使地球人類生態環境急劇破壞,人類肆無忌憚的鼓吹科技發展,也貪而無厭的濫墾自然,不論由佛家的生、存、滅、劫定律,或是臺灣民間流傳中劉伯溫的推背圖預言,都印証了人類貪瞋而自食后果的報應故事,有人說台灣逢九必衰,還有紀錄如下:

§.1949年  國共內戰結束,蔣介石撤退來台灣,1月27日農曆除夕前1天,   太平輪搭載近千人及國民黨重要文件來台,因夜間宵禁未開燈火,在基隆港外與建元號貨輪相撞,太平輪不幸沈沒,近千人溺斃,僅救起38人,真是衰得很三八

§.1959年  八七水災橫掃苗栗至雲嘉等中南縣市,房屋全倒27,466棟

   (愛妻死了了),死了667人(了了仔死),失蹤人數近1,000人,災民有300,000人,損失達三十七億多(也接近三八的衰)。

§.1969年  中秋夜,有個歷史上最傳奇的艾爾西颱風,由太平洋形成,長征達4,000多公里,來到台灣由東部登陸,房屋全倒有13,573棟(一想我去想),死亡105人(伊檸我),受傷371人(想起伊)。

§.1979年  10月12日來了個狄普強烈颱風,是氣象史有史以來最低氣壓(870hpa),卻臨門轉向,直撲日本而去,這一警告過沒幾天,10月25日台美斷交,自蔣介石被趕出了聯合國,又自己衰一次,台灣從此成為國際孤兒,想起蔣介石在1975年4月4日駕崩,4月5日清明節公布消息,到了1977年還來個賽洛瑪強烈颱風,哪知道1979年台灣就衰落馬而且直到今天?

§.1989年  來了一個愛死了台灣的莎拉颱風,在台灣上空繞了兩轉,寫了一個英文草書的"G"字(真是透了),死亡52人(吾愛),受傷47人(死妻),那年也是六四天安門廣場慘劇發生的同年一年,真是透了的一年。

§.1999年  東勢車籠埔斷層位移,造成了九二一地震慘劇,死亡2,415人(餓死邀我),受傷的有11,306人(一一想您喽 ),房屋全倒達40,845棟(死你爸死我),算是台灣近代史最的一次天然災難。

§.2009年  8月8日來了個莫拉克颱風,雖叫莫拉客,她還是拉了一大堆客,因為東南氣流的合作之下,帶來了百年來臺灣最大的降雨量,崩了山、洩了洪,至8月21日止,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統計,這個八八水災不包括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滅村失蹤的491人(死就醫)以及六龜鄉的新開部落滅村,全台灣的死亡人數已達153人(又『要我想』一次!),失蹤464人(死了死),傷了45人(死我),其中還有那瑪夏的民族村也近於滅村,至於屏東縣的林邊鄉也因河堤潰堤全鄉泡湯,全鄉幾乎掩埋在淤泥中,台南縣也無能倖免,麻豆、官田等鄉都泡在曾文水庫洩洪及海漲的水中,真是爸爸(88)到淒慘慘!!

自然反撲的因果

    自然界的反撲雖然無情,但也是自然果報的「自然」現象,有時候對人類慈悲,卻因人類的不知反省,而對地球的自然資源之無斷損害,是極為無情的小慈悲,「慈悲」者,依其字義乃「茲心非心」也,所用之慈悲原非自然合理之心,只有徒對自然傷害而已,基督徒如果不健忘,翻開舊約聖經的挪亞方舟的故事看一看,上帝說地上的人類不聽先知的勸告,上帝於是硬了心,說這世上已少有義人,他將降大洪水的災難;有人說這是傳說的故事,但在今天看來,卻好像活生生的教訓,搬上舞台重演,可是大家在一片哀嚎與謾罵聲中,有幾人靜心反省?

        其實捫心想一想,四、五十年前,我們沒聽過什麼叫土石流,現在卻看土石流已成每年的習慣,南投縣仁愛鄉、信義鄉以及廬山溫泉區,年年在上演土石流的劇碼,諸君如果不信,去看看苗栗以南的山區,有多少不是檳榔山?有多少不是茶山?有多少不是濫墾的民宿小木屋?最近更看到南部也有水蜜桃山、蓮霧山,也有在濱海區抽取地下水,與海爭地,圍起了海堤,與海平面高度比賽看看是老天爺厲害,還是我厲害!?

    反正民主時代嘛,誰教政府說我們就是他們的主人?於是我有立法委員可以撐腰,他可以用錢役使民意代表,政府官員只能乾瞪眼,賠不是,於是佔用林地,開挖山坡地,把山地改成觀光民宿,把山坡地闢成觀光果園,在山腰上建滿了寺廟,誰管他水土保持啊!?誰奈他何啊!!在海邊用鹽巴鹹死防風林,鹹不死還可以灌鹽酸把它酸死,佔了防風林地、佔用河川地,挖抽地下水,先蓋工寮、後成加蓋成農舍,聚成了村落……有了建設,肥了建商,管它合不合法?找到立委關說,不合法也可以就地合法,政府官員也爽、民意代表也爽、黑道大哥也爽,包括我們也爽,誰管老天爽不爽?

民主就是這麼好玩,運用民意代表就可以玩得大家都爽歪歪了;當初南部幾個水庫要建設,大家抵死反對,可是沒有水庫蓄水、調水,洪水排山倒海,滅了村、抄了家,那些反對的人在哪裏?當初一群群的山老鼠,把山上的神木、巨木、檜木、老樟木.........一棵棵砍光了,就連開闢中部橫貫公路時也照樣山老鼠橫行,把木頭賣了、賺了家產、移民到美國當寓公,二、三十年一過,被砍伐的樹頭爛光了,水沖就土石鬆動,誰管山崩了?誰管洪水淹了?這好像是台灣的宿命,荷蘭人來,殺光了梅花鹿、水鹿,將鹿皮往外送,鄭成功來了,沒幾年清兵來了,也開始砍樹、種甘蔗往唐山送,日本人來了,更將神檜一船船的往日本送,山上剩沒幾顆老神木,又內神通外鬼的被山老鼠砍個精光,賣了錢便往美國跑,剩下的老樹頭,刨挖起來還可以做成原木大茶桌,林務局說要抓山老鼠,可是山區滿街賣原木桌椅與原木屏風的老樟木、老紅木、老梢南木、老茄冬木、老雞柔(榆)木、老檜木頭……我就不信那是他們家自己種的!!,台灣人就是好玩,如果說他不能種茶,如果說他不能建寺廟與民宿,如果說他不能抽地下水......所有的人包括和尚與尼姑都會問你:「你叫我們喝西北風啊?」,每一個人吐你一口痰,保證你淹死,其實喝不喝喝西北風,我們也回答不了,老天爺自然會抽時間一一回答的,等到子孫們都喝西北風時,哭給誰聽呢?。

    想到我們的直升機,自美國貝爾廠出廠,幾乎都快服役達三、四十年了,要他們在風雨交加的日子裏往那深山叢林飛,實在也有些時候「慈悲」不了,還能一天飛行八百多架次,歸仁輕航隊裏的直升機,總數也那麼幾十架,算起來得十來分鐘飛行一架次,那得半夜也加班,那些修直升機的同袍,看著拆下來的整盒盒螺絲釘,心裏頭一定罵你們太不夠厚道!!

◎怪異的文化社會

    其實物極必反,這是天理,更是自然之理,想從前,謝東閔先生倡議「家庭即工廠」,使台灣自李國鼎、孫運璿、蔣彥士乃至趙耀東....等諸先生連續接力下,台灣的企業界果不負眾望,使台灣躍上了亞洲四小龍之列,還曾經外匯存底排名世界第一,那時大家勤儉努力,口袋裏漸漸有了錢,物極就反了,現代人哪一個勤儉努力?那叫"叛仔"!繁華之後,酒家多了、俱樂部多了、舞廳沙龍也多了,在酒家泡女人比在戰場還猛勇,發小費時全忘了當年為五斗米折腰的日子,結果現代年輕人有樣學樣,也比他們老爸還海派,海派到把金融卡刷爆了還是粉海派耶!這下物極又反了,以前由我們飛到菲律賓、日本去做台傭,有了錢以後,開始在台灣有了菲傭,有了越南傭,有了印尼傭,更有了泰勞,何其風光!?但是十幾年下來,大家一窩蜂地到大陸當呆胞,包了二奶、三奶,結果大陸建了十來個比臺北還大的都會,風水輪流轉,換他們有錢,開始收拾台商,還跨海用港資名義買了出版社、買了電台、買了銀行.......掐住了你台灣的命根子......台灣人現在恐怕又得開始去日本、美國、歐洲當台傭,以前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旗拿不出去,現在連在自己的臺北圓山飯店或台北街頭,想插根國旗,恐怕都很困難,會被警察打耶!!

    我們運用了民意代表成為習慣了,連對教育界也如此,小學生受了責罰或自認為受委屈,回家馬上告訴家長,記得以前在舊時代裏,一發生此類事情,是加倍處罰自己的子弟,以標示家風嚴謹,也是對教育界的尊重,但是現在的家長,為了面子問題,馬上請個市議員、縣議員到學校找校長翻桌子,還把老師叫來,當著子弟面前臭罵一頓,搞得過火的還教老師寫張悔過書;於是乎,現在的學子個個有行動電話,隨時可找來民意代表,你老師能奈我何?現在教育部得聽聽家長的聲音,學校得看家長的意願;台灣嘛,叢爾小島,人口密度又佔居全世界之冠(以前的香港回歸中國後,台灣的人口密度就擠上第一名),競爭最好方法是踏著別人的頭上爬上去,於是為了「專」、也為了「鑽」,所有的通識課程或文化素養課程便擠到一邊去,不上也罷!甚至把音樂課程、美術課程、書法課程、公民課程........該刪減的刪減、該取消的取消!三十年下來,這些接班的政壇人物,因為沒上過公民課,因為沒上過文化課,也沒上過藝術課程,所以胡搞瞎搞一番,攫取、掠奪民財成為習慣,不知廉恥為何物,因為學校不教了嘛!更別談眼中有文化藝術的影子,就連搞藝術的人,為了生存,只好跟著市場走,以賺錢為目的,若賺不到錢,就標新立異,異軍突起,專以搞怪驚人為能事,反正大家都已不上文化藝術課程,大家也看不懂藝術叫甚曉?也無所謂藝術傳統好遵循,所以他們的所謂創新,就是以血腥、恐怖、弔詭、怪異為能事,過去有些行為藝術展個馬桶、大便之類的事小,現在還有人擺個豬肉攤,上面卻吊勾著人類的內臟與肢解的肢體、解剖器官模型,聽說還大賣!西畫也以表現或反映當代人性刻薄、孤寂、冷漠........的內在本質為主題,越是恐怖、嚇人的作品,也可以大賣特賣,有人做雕塑把人類性器官模型創作成為臺燈、桌子、沙發或是床具.......也有些新的水墨「大師」竟是鬼畫符似的把性交、性器官塗成作品,也有人標榜她的創作是人類作愛現場的寫生,把交媾當成公眾藝術演出,我們萬萬沒想到非洲叢林野生動物的私密場景,都可以變成人類演出的現場藝術展演,這與禽獸何異?諸如此類的大師們左右著現代藝術市場,因為有錢好賺,藝術經紀人或畫廊更是大吹法螺,原來現代藝術就是低俗、恐怖、徬徨......雜交而成的!!

◎物極必反的世代現象

    可是最近幾天、弔詭的事情發生了,近幾年來在藝術收藏界被封為天王的幾個藝術家,在藝術市場上他們的作品價碼竟然跌落谷底,一落千丈,文化藝術界與收藏界似乎暗藏著一股反思,近幾年來大陸曾經統計過,白髮族開始學習書法與水墨畫的人數突然遽增,而且年年攀升,而台灣在台北前幾天辦了大陸版的藝術圖書大展,居然以書法、水墨畫類的書籍最為暢銷,而且購買的幾乎是中、老年族居多,這事可是一個端倪之現;大陸在文革後文化消失泰半,而當年這些文革青年到了白髮才發覺文化空白才是生命最恐怖的孤單,台灣雖然沒有文化革命,但是商業社會崛起後對文化的鄙視與壓縮,使民眾成為文化藝術的文盲(或者我們可以直接稱之為「藝盲」吧?),這對文化藝術的扼殺比諸大陸的文化大革命更有果效!在吃、喝、玩、樂與嫖賭的一生激情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是藝盲組的成員,也有許多公教人員教了一輩子書,為了應付家長的恫嚇威脅而放棄了一生作育人才的職志,在老年退休時才驚覺自己也成了藝盲,更有些公務行政人員,在一輩子黑道與官商勾結的社會中求生存,該吃的也吃了、該貪污的也貪污了、身體該敗了也敗了,在退休後的生涯中才發現自己根本是無可救藥的藝盲一個!攏攏種種,台灣忽然有人開了竅,有人要學學他媽的政府過去沒讓我們學的書畫!只是有些人終此一生,藝也盲、心也盲,恐怕要等幾輩子還不見得開竅。

     前一個月,馬英九夫人周美青女士在一個婦幼的集會中,大聲地說出:「書法是我們可以在外交上向外國友人展示的文化重點」,隔兩天一位書法家杜忠誥先生在與李國修先生的座談會中公開地說,國人就是因為沒有學習書法,定力不夠、靜不了心,所以離婚率特別高,害得李國修當場表白,他怕會離婚,所以馬上要開始學習書法了,而最近中國藝術評論家提出了一些值得令人反省的評述,有人說近代中國為什麼出不了一位世界級的藝術大師?就是因為無人願意固守傳統而後發新意、就是內心沒有足夠寬闊的世界觀之文化......,也有人質問中國自唐朝以來,被尊為為忠義之書的顏真卿書法道統,怎麼在近兩千年的風起雲湧之後,在這四十年間竟然幾近銷聲匿跡?就連韓國、日本、台灣也在近四十年間少見有顏體書法在各種比賽中出現,有人說中國文人水墨畫與顏真卿書風將是下一個藝術收藏市場目標......,由大陸經濟崛起之後,開始意識到文化流失的恐怖,人們對文化摧殘得驚人、可悲,於是文化尋根運動開始了!

◎文化振興的曙光升起

    教育部傳出正積極規劃書法教育將在國中、小恢復實施的課程,這或許又是一個柳暗花明的否極泰來,但是馬政府會不會如同88水災救難般的無能?尤其是水災後的復建工作,恐怕已夠讓馬牛政府(我是說他們災難後,候了三天,開始馬不停蹄的跑災區,救難行動卻慢的像牛啦!)焦頭爛額了,對文化教育工作又能有多少用心?諸君且拭目以待!當然我們這些升斗小民除了引頸企望以外,也只有衷心地說樂見其成了;顏真卿的忠義之書法,由唐朝以降至清朝,幾乎所有的君王、士大夫、翰林、相國以及布衣文人都傳習有加,各朝文士與書家輩出,即令在外族統治的元朝與清朝也都方興未艾,除了元、明間因趙松雪後來改宗王羲之書風,蔚為趙體天下而被譏為館閣體之外,到了明末清初又改成了顏真卿書風傳世,清朝自康熙、乾隆以來,包括了劉墉(人稱劉羅鍋)、鄭板橋、紀曉嵐、錢南園、伊秉綬、翁方綱、王文治、翁同龢........等人都是顏體書法的大師,而民國後,第一任國民政府主席譚延闓(陳誠的岳丈)及其弟譚澤凱也是顏真卿派下的大師,可惜在抗戰時間經過國共內戰之後,台灣與大陸皆形同軍人掌政,大陸來一趟文革與大躍進,台灣也來一場民主進步的工業革命,把顏真卿革了命,除了台灣最后的兩位大師,北有王壯為教授,南有我恩師朱玖瑩教授,倒也收了幾個學生,王壯為先生因專攻篆刻,他的弟子也大都轉向篆隸發展,少有人固守顏體傳統,只剩先恩師門下幾位門人尚未陣亡。

        大陸上週有人提出拯救顏體書風的呼籲,開始有人重行注意顏真卿書風了,近幾年大陸更公開把顏真卿在撫州南城縣麻姑山寫的麻姑山仙壇記,公定為「天下第一楷書」,使得顏真卿書重新被注目,可是今世顏書筆法能得真傳的已寥寥無幾,這種物極必反的否極泰來,顏真卿在天之靈恐得自求多福了;另外由近十年來藝術拍賣市場的統計數字看來,中國文人畫已漸以海派大寫意文人畫挂帥了,由任伯年、吳昌碩、齊白石、潘天壽到李苦禪等人的越形上飆,我們也可以確認傳統文人畫,尤其是海派布衣文人畫永不退色的藝術價值,如今以自徐文長(徐渭,號青藤老人)以下的寫意花鳥畫,直領全軍正向世界藝術界發光、發亮,果不其然,最近西畫的超現實創作,挨不過十年的考驗,已三級跳般地往下掉,而文人水墨畫卻二十餘年來一直往上攀升,這種藝術投資已證明了傳統藝術價值的可貴;在此時此地,一個創痛的時代,人文藝術要談起文藝復興雖然有些欲振乏力,也有些奢想般的尋夢,但此一因果循環的否極泰來似乎是一種擋不住的曙光乍現,姑且拭目以待天明吧。

Music

王寶星教授 於2009-08-31 11:15:00發表 | | 最新回應 (1)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發表人:蔡麗蘭
[ 發表時間:2009-11-30 13:15 ]
教授:
我是麗蘭 拜讀大作 費時良久 受益良多 人文素養如同神祖牌 沒了文化

形同自取滅亡 教授撰文振聾發聩 發人深醒 受教了

教授如果有空 看看麗蘭的部落格 給麗蘭評賞指正 謝謝您

久未問候您 尚祈海涵見諒
晚學 蔡麗蘭 敬書11/30/2009
留言內容:(必填)
  • 今日人氣:〈1〉人
  • 累積人氣:〈5215〉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3-07-24 19: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