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種語言選擇
文章分類
發佈訊息
我的好友文章網誌
小提醒: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當兵記之一_清大逃兵的故事
2006-06-26 06:03:25

從今天起,我預定用 2~3 篇文章來講述台灣了然法師的「當兵史」,這個話題的總字數恐怕會上萬?!…

成大畢業後了然並沒考上預官,那在我們學校算是相當少見的!那年的預官考試,我只在試卷上簽個名就離開考場… 要講述了然的當兵史,前後應該分為三個階段:唸大一時的成功嶺集訓、大學畢業後的新兵訓練以及所謂下部隊的服役期,以下先講「成功嶺集訓」與「新兵訓練」那兩階段的故事…

成功嶺集訓:在兩個月不到的短短時間裡,了然並沒有什麼「豐功偉業」,只是有三件小事值得一提:(一)我們那年的大專生集訓是罕見的「寒訓」,後來台灣國防部擔心嬌嫩的大學生承受不了寒冬洗戰鬥澡的折騰,隔年就恢復暑訓了。(二)了然當年的寒訓地點就是後來 921 大地震震央的台中「車籠埔」。(三)在寒訓期間裡,我接受畢生僅有的一次智力測驗,IQ 成績在全連近一百五十名弟兄當中,了然排名第二!…

新兵訓練:地點在中台灣嘉義縣的大林鄉,在新兵訓練的兩個月期間裡,了然幹了幾件轟轟烈烈的大事!由於被召集在一起訓練的阿兵哥都是預官落榜的「後段放牛班」大專生,而我們只能當「充員」的大頭兵,因此本段較正確的標題應該是:「大專兵集訓」;在那次集訓中,了然遇上一位如假包換的「變態」連長…

當時在我們連上有一位清華大學的畢業生(以下姑且稱他為 A 君),A 君家住台南市,父親是一位相當和藹的退休公務人員… 在一九七○年代,台中市有「元帥、萬象」兩家知名度頗高的俱樂部,而了然正是那兒的常客!雖然當年我家窮到連鬼都要拖去,但了然當時結識幾位台中市億萬富豪的千金!…

一九七○年代,行政院蔣經國院長當時正雷厲風行實施「十大革新運動」,任何公務人員上舞廳或茶室等風月場所都要接受最嚴厲的處分;了然曾在「萬象」被逮過一次,後來在台中市警二分局處罰鍰四十銀元結案了事,原因是大學的在學學生不得涉足茶室、舞廳、俱樂部等聲色場所!除了元帥與萬象之外,當年在台中市五權路另有第三家規模略小的俱樂部,A 君清大畢業後、服役前,就在前述的第三家俱樂部充當業餘的「鼓手」…

A 君由於罹患某種燥鬱症,在大林營區的「大專兵集訓」初期,就幹下「割腕自殺」以及「意圖逃兵」的連連糗事;後來在所謂的出野外操時,連長每次都會用嘲諷的口吻說道:「你們這群大專生有啥屁用?唸了大學也只不過學會自殺、逃兵那種不入流的下三濫行為。」每次 A 君聽了連長冷漠而無情的挖苦之後,都會在野外操的休息時段一個人躲得遠遠地暗自哭泣;就在他第二次被連長修理之後,了然就每次都刻意過去陪他聊天,接下來,變態連長就把目標指向了我!…

不久後連長果真「召見」了然,一開始他的口氣就顯得十分尖銳與惡劣,他同樣「挖苦」我是不是和 A 君隸屬同一族群?連長的意思指的當然就是自殺族、逃兵族!了然當時嚴肅地正色回答他:「報告連長,今天我們來此受訓,為的是要在下部隊之前把自己訓練成一名合格的革命軍人;您是一連的大家長,應該好好教導連上的子弟兵才對呀!今天您對 A 君一而再、再而三的挖苦,那對他沒有半點好處,恐怕只會讓他的病情更加惡化!」…

接下來,了然掰了一個故事當場讓連長臉色鐵青、頭皮發麻:每天吃飯前,我們都被要求默背餐廳前方看版上「我們的長官」,那是從連長、營長、旅長、師長、軍團司令一直到國防部長的一大串長官名號;了然當時告訴他:「如果連長今天不改改您帶兵的惡劣作風,那麼我恐怕就要給一位世伯寫信投訴了!」連長當場不敢問了然「世伯」究竟是何許人物?他找輔導長前來問話…

了然小學就讀台中市的光復國小,當時班上一位死黨同學常邀我去干城(後來干城改為客運巴士站)營區玩耍,死黨的父親就是該營區的指揮官,當年已官拜少將之職!了然告訴前來套問口供的輔導長:「名列在我們的長官看版『很上面』的那一位就是世伯!」… 幾天後,了然到外地寄了一封信給自己,寄信人是那位國小的死黨同學(信當然是我親手寫的)!了然在那封信中如此這般寫道:「阿貴ㄚ,好久沒聽到你的消息!我的父親最近常提起你,他要你有空到國防部去看他,也想邀請你到我們台北家中來吃頓便飯!」…

那封信了然被通知到大林營區的「指揮部」去領取,因為軍中的信件都要經過安檢;當指揮部的長官知道自己營區裡有某位大官的「世侄」時都嚇壞了!了然的童年是睡在「流氓父親」武士刀上渡過的,Well,一個凶狠的流氓父親怎麼可能和一位將軍會是世交?「長官世侄」的故事傳開之後,那位變態連長就對了然相當客氣,而 A 君的苦命日子當然也跟著改善了許多…

兩個月的集訓接近尾聲時,大林營區的幾個大專兵連依往例要舉辦結訓晚會,同時要做成績排名的競賽,輔導長當時把那個結訓晚會的籌備任務交給我全權負責,了然告訴他我有能力把晚會弄得像「夜總會」一般,但是我需要「人力」以及「物力」上的雙重奧援!…

所謂的「物力」是諸如探照燈、電纜線之類的相關電器材料,這方面比較容易解決!至於人力呢?了然開口要 A 君回台南故鄉把家中的「鼓具」搬運到營區來,那可就讓連長、輔導長十分為難了!A 君先前有過意圖逃兵的前科記錄,那在台灣軍中可是唯一死刑呀!後來在 A 君父母親聲淚俱下的哀求聲中,軍方同意不送軍法審判,但他在兩個月的集訓期間不得跨出營區一步,不過家長可以前來「探監」…

了然主動提出前述的「人力」支援方案,連長又不太敢得罪那位「長官的世侄」,由於我對 A 君返鄉載運鼓具的提案相當堅持,連長在「懾於淫威」的情況下,最後只好勉為其難答應我的要求,不過他當著輔導長、A 君和了然三個人的面鄭重交待,要我陪同 A 君一起返回台南,同時講明了「從頭陪到尾」,包括了然必須和 A 君在他家同睡一房;如果 A 君這次脫逃,他要以「協助逃兵」的罪名來嚴辦我!…

那天在一個下著毛毛雨的傍晚,了然和 A 君抵達他在台南市的住家;A 君的父親開門後緊握著了然的雙手不放,他語帶哽咽地說道:「我們家兒子常寫信回家提起您,嚴先生您是我們家恩同再造的大恩人!」…

此時了然轉身告訴 A 君:「今晚我要到成大找我的大學同學,他目前在唸研究所,現他正等著我一起吃晚飯!今晚陪父母親好好聊聊,明天早上我來接您,您會在嗎?」A 君被了然突如其來的舉措給當場嚇呆了!連長不是交待?… 我於是再問他一次:「明天早上您會在嗎?」A 君當場淚流滿面猛點著頭!…

隔天一早,我押著 A 君和他的鼓具包了一部計程車返回嘉義的大林營區,只是了然並未告訴任何人前一夜我沒睡在 A 君家中的那一回事…

Well,人力的部份順利獲得解決,接下來就是「物力」方面的問題了!了然要連上的弟兄幫忙製作兩樣東西:(一)一個挖了許多圓洞並在洞口粘貼有色玻璃紙的大型轉盤。(二)一個貼滿婦人旗袍彩色亮片的保麗龍圓球。知道了然要幹嘛嗎?前面提過,我答應輔導長要把晚會的現場佈置得像「夜總會」一般!…

接下來,我在營區外的商家找到近百米的電纜線以及一些相關的電器零件,但卻找不著任何探照燈!晚會當天中午了然告訴輔導長,如果再找不到探照燈,那麼我們晚會的排名成績將會很慘很慘… 輔導長當時回問我該如何才好?了然告訴他:「派幾個弟兄到籃球場去拆兩個水銀燈下來!」輔導長一聽當場就傻眼了:「那可是營區指揮部的財產呀!」了然答應他晚會一結束我會負責立即復原,這次輔導長同樣懾於淫威、他勉為其難地點頭表示同意…

充當探照燈的水銀燈究竟又是作啥用途?我在前面提到貼滿彩色亮片的保麗龍圓球頂部,加裝一只馬路邊豬肉攤用來驅趕蒼蠅、經過變壓器減速的旋轉馬達,再將圓球懸掛在會場正中央的天花板上,然後用一只水銀燈作聚光光束的定點照射… 另一個水銀燈則透過粘貼彩色玻璃紙的大型轉盤投射光束,轉盤由一位弟兄負責緩慢旋轉,而水銀燈的開關另被接到 A 君打鼓的腳踏板底下;如此一來,就有了隨著音樂節拍而發出五光十色、閃爍不停的特殊效果!那一夜,我們的單位理所當然拿下了晚會競賽排名的總冠軍!…

晚會過後的某一天傍晚,了然一個人走到廁所去尿尿,此時隔鄰來了一位連上的弟兄,他當時告訴我:「走,到福利社去!」原來有十名弟兄正等著了然一起喝酒;他們在餐敘中解釋道,過去了然在出野外操對 A 君所作的(就是 A 君被連長挖苦後我刻意過去陪他的那一回事),其實他們十個人和我「英雄所見略同」,差別只是了然當時有膽識敢跳出來!但在我護衛 A 君的整個過程中,那十人團體曾經密商過,萬一嚴 X 貴也被連長修理,他們十個人打算聯袂到指揮部去投訴,並對我與 A 君作集體聲援,而了然則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都有個「十人團體後援會」的存在?…

Well,這兒我用另一則小故事來為本文作個 Ending 式的收尾吧!…

結訓那一天,大夥兒被客運車載送到大林火車站,而那兒就是大家勞燕分飛的起點了!從大林火車站起,大家分頭向自己下部隊的單位報到;在客運車上,了然因為先上車而有了座位,隨後上車的弟兄則只能併排站立在車廂的中間走道… 當客運車在顛陂的嘉義鄉間產業道路緩慢行駛時,低著頭正沉浸於離別思愁的了然,突然發現自己那雙阿兵哥牛伯伯大皮鞋上多出幾顆小水滴!當我納悶抬起頭時,這才發現原來 A 君站在了然的正前方,他兩眼直視著我一直在啜泣掉淚!…

本文 6/2/2001 上載於 Myfreshnet Website,6/26/2006 上載

嚴榮貴 於2006-06-26 06:03:25發表 | | 最新回應 (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
留言內容:(必填)
  • 今日人氣:〈1〉人
  • 累積人氣:〈2476〉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3-03-08 18:0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