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簿名稱:2008 奔書 個展

相簿敘述:「奔書」(Ebullient handwriting)是自己為這次展出所命名的主題,意思是筆墨的線條在畫紙上來回奔往的書寫性繪畫。我的繪畫一直以水墨為我的創作主軸,每一次的個展都給自己不一樣的主題,但整個藝術的觀念呈現是整體性的。一般人從我的畫作中比較難讀出人們心中嚮往的世間美景,因為我沒有拋出任何現實世界裡對人的描繪或景物的再現及生活中一般所見的事物。所以,我的藝術一直是寂寞的,讓觀眾們永遠看不到繁華燦爛與人間大地,我總是捕掠不了大眾的心,就好像一個喜歡唱歌的人,永遠都只能唱給自己聽…… 看到我作品的人再見到我的人,他們的反應通常都讓他們無法「連結」,至少,很難判斷是個女性創作者的作品。也許在我比較陰性纖細的外表下,不應該只投射出一大片墨黑的線條或少到不能再少的色彩,但至少我很清楚,我一直在追求一種本質性的東西,摒棄了外在形象,趨向自我內在的探索與淨化,而希望能建構出自己的繪畫語言,只可惜我不擅於投其所好,讓想看我畫的一般民眾認識我。多年來一直都在水墨的天地中編織自我的情感,我熱愛我生長的土地,我眷戀我身邊周遭的人、事,只是,我用著跟別人不太一樣的方式,去呈現「藝術」這個既迷人,且又讓人無法自拔的嚮往境地。 我常會跟一般的觀眾解釋我畫的是「抽象」水墨,因為這是比較直接清楚劃分與一般具象繪畫(畫出與外在可觀事物相似的形象)的不同之處。也就是說,抽象畫是對外象世界進行解構,側重於內在的思維,透過變形或扭曲,加入自我主觀的看法,給予增、減、重組導致形化、色化,直至想像的視覺感受。我對藝術的動機與表現,是依附墨色與毛筆的工具而形成。要是推回傳統而言,我的畫叫做中國畫,而所著重的是筆墨的表現。然而筆墨的第一層含意就是書寫性,一個由人創造的,有主體性、生命力的文化精神。我喜歡毛筆的理由,是因為筆墨的線條不需依賴造型,而即使離開了物象和構成也能獨立存在。嚴格說來抽象畫也有不同程度的形式表現,我的繪畫應該屬於抽象性的表現而非純粹的抽象,也就是說我並非完全脫離外在世物的景象,而只是喜歡將他簡化,趨向於一種純度,甚至於在這次展出的大件作品中,如「誤解之秋翩翩」「草草意筆」和「墨雨潸潸」都是表現在一種均質,而毫無焦點的,在巨大平面中向觀眾釋出媒材的表現。這幾件作品都是在一次又一次反覆的繪畫行為中,留下輕快且奔放的墨線,這當然也就是我之於取名為「奔書」的理由。 在這次的個展中除了展覽平面作品之外,我還為了這個主題表演了一場行動舞墨。我沒有受過舞蹈專業的訓練,我也不知道勇氣是從何時建立的,我只是想這次的藝術作品一定也得透過這場行動的時間藝術,才能更貼切於我對這次藝術觀念的傳達。我要說的是,當一種沸騰的情感透過筆墨的表現時,是需要一個更大的空間去盡情揮灑的。就如同書法裡所談的行動派創作方法,是著眼於動態的氣勢節奏,以行草為表現的憑藉,如同竇冀<懷素草書歌>裡說「枕糟藉麴由半醉,忽然大叫三五聲,滿壁縱橫千萬字」,我的演出雖不是書法揮毫,但卻是在一種激昂的音樂,高速的動態下,心與手的完全配合,書寫成為以全面驅體參與的一種結合繪畫舞蹈與音樂的行動表現,在演出的當時,我早已忘了觀眾的目光,只覺得身體的每個部分各種官能都參與在這整體的活動中,我忘情的揮墨,盡全力想將自己投入在這件演出的作品之中,我希望藉由我的思想能溶入軀體,一併傳達這整件行動作品中,所呈現具有高度生命躍動的藝術表現。

  • 今日人氣:〈1〉人
  • 累積人氣:〈1〉人
  • 最近登入時間: 2015-03-17 02:34:27